将成员移出群,群主竟成被告! “踢群第一案”最终裁定驳回起诉

2019-08-02来源:admin围观:31次

将成员移出群,群主竟成被告! “踢群第一案”最终裁定驳回起诉

商业数据原创2019-08-01 13:03查看

近日,备受关注的“将成员移出群聊群主成被告”案一审尘埃落定。___莱西市____对原告柳孔圣(微信群成员)诉被告刘德治(微信群主)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做出裁定:驳回原告柳孔圣的起诉,案件受理费500元,不予退还。

柳孔圣告诉南都记者,他完全认可该案处理结果,“且该结果已远远超出本人预期,令本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中国法治建设的进步。” 他认为,此案的结果已不重要,其后的发展过程是为了提高律师群体法治意识,通过案件审理过程,使目前司法现实中存在的时弊置于阳光之下,争取早日建成真正的“法律职业共同体”。

1564629745990.jpg

___莱西法院官方微博发布的认定事实显示,5月31日,平度市____立案庭法官于建平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平度市律师、法律工作者通过相互邀请的方式加入该群。柳孔圣于2018年5月31日由律师唐志科邀请入群。

2018年6月7日,于建平邀请平度法院法官刘德治加入,并将群主的管理权限转让给刘德治。6月8日,刘德治将群名修改为“诉讼服务群”,并于次日发布群公告,要求大家实名,群内主要交流与诉讼立案有关的问题,群内不准发红包,维护司法权威等。对于违反群规的人,第一次警告,第二次踢出。

2019年1月21日,柳孔圣在该群内发布关于某司法鉴定所的视频及相关评论,刘德治就此提醒群成员柳孔圣。

2019年1月22日,柳孔圣在群内发布其认为公安机关存在执法不规范行为的微博截图,群主刘德治就上述内容两次提醒柳孔圣,但柳孔圣未予理会,又与另外一名群成员何某某发生争执。当晚刘德治将群成员柳孔圣移出群聊。2019年2月21日,刘德治将该群解散。

柳孔圣认为,刘德治的行为系把法院公共资源当成个人小田地,把服务对象当成了管理对象,剥夺了自己作为律师应该享有的接受公共服务的权利,在公共场合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声誉,为此柳孔圣将刘德治诉至法院,要求刘德治通过书面形式或视频形式赔礼道歉,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。

莱西市____于2019年7月29日下午开庭并当庭宣判,莱西法院官方微博进行了网上直播。

法院认为,本案的焦点是,原、被告之间在互联网群组内因移出群组行为引发的纠纷是否属于____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。群主刘德治使用互联网平台赋予群主的功能权限,将其认为不当发言的柳孔圣移出群组,是对“谁建群谁负责”、“谁管理谁负责”自治规则的运用。

法院表示,刘德治并未对柳孔圣名誉、荣誉等进行负面评价,且没有侵权行为,柳孔圣提出的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的主张,系基于其对刘德治将其移出群组行为而提起,不构成可以提起此案侵权民事诉讼的法定事由,不属于法院民事诉讼的范围。依照《_______民法总则》第133条,《_______民事诉讼法》第2条、第3条等规定,法院驳回柳孔圣的起诉。

法院据此做出上述裁定,双方均当庭表示不上诉。

柳孔圣告诉南都记者,本案裁判结果是裁定驳回起诉,裁定驳回起诉与判决驳回诉讼请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,“通俗地讲,裁定驳回起诉就是没有对当事人是非对错进行评价,不存在官司输赢问题。”

柳孔圣还表示,他完全认可该案处理结果,“且该结果已远远超出本人预期,令本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中国法治建设的进步。当初起诉只是为重新入群得到诉讼服务,能够与全市律师在一个珍贵的平台上交流,根本没有奢望该案会实体上让本人胜诉。” 

柳孔圣认为,此案的结果已不重要,其后的发展过程是为了提高律师群体法治意识。


采写:南都见习记者 汪陈晨

编辑:田爱丽